首页 > 联系方式

雷诺百年史品牌故事(上)——往事回顾

来源:本站 作者: 发表于:2018-11-06 05:34:23  点击:2859
  创立于1898年的雷诺汽车公司可谓是今天的世界大型汽车集团之一,100多年以来,雷诺汽车可谓是经历了非常曲折的发展历程,也正因为如此,雷诺除了带来汽车之外,也为我们带来了无数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  1898年,年仅21岁的路易雷诺退伍,回到了巴黎

  创立于1898年的雷诺汽车公司可谓是今天的世界大型汽车集团之一,100多年以来,雷诺汽车可谓是经历了非常曲折的发展历程,也正因为如此,雷诺除了带来汽车之外,也为我们带来了无数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

  1898年,年仅21岁的路易雷诺退伍,回到了巴黎。这位家境优越的公子哥不学无术,只有一件事能激起他的兴致,那就是机械制造。把自己家里那辆三轮摩托车拆开,取出发动机,焊到自制的底盘上,再加装转向、离合、减震、刹车,一台车就这么被造了出来。这台车上还出现了这位小伙子的一项发明变速器。路易雷诺的几位朋友对他造的车提出了质疑,认为它徒有其表,根本不能行驶多远。路易雷诺非常自信,他打赌自己的这台车可以沿着斜坡驾驶,开上巴黎著名的蒙马特高地。结果路易雷诺赢得了这场赌局。在巴黎蒙马特高地陡峭的勒比克大街上,一辆怪模怪样的小车开进人们的视线;它也同时开进了汽车工业的强者之林。这个故事发生在1898 年,111年前;那台车便是第一台雷诺A 型车,在蒙马特高地现身之后,它的主人立即收到了13 份订单。随后,雷诺创建了雷诺汽车。

  虽然路易雷诺是雷诺汽车的创始者,但公司实际上是由他的两个哥哥马塞尔雷诺和费尔南德雷诺联手创建。马塞尔和费尔南德出于亲情的关照,才在公司里给了路易雷诺一个职位,让他继续玩他喜欢的汽车设计和制造。但路易雷诺所热衷的汽车制造只是公司的一项副业。谁知歪打正着,路易雷诺打理的汽车制造业务在公司中变得越来越重要,很快变成了公司的支柱。而路易雷诺也逐渐成为雷诺公司的掌舵人。

  在欧洲人开始狂热地迷恋赛车后,速度成了汽车的首要指标。于是,精通机械的路易雷诺又贡献了一项伟大的专利涡轮增压器。路易雷诺让他的哥哥、公司老板之一的马赛尔雷诺作为车手,参加各种赛事,甚至路易雷诺本人也常常披挂上阵。1901 年,雷诺赛车包揽了“巴黎-波尔多”比赛的前四名和“巴黎- 柏林”赛事的前三名。第二年,马赛尔雷诺干掉了称雄多年的梅赛德斯车队,获得“巴黎- 维也纳”大赛的桂冠,他甚至比主持赛事的官员还早两个多小时到达终点。雷诺车队取得了一次又一次城际公路赛事的冠军。一次,雷诺赛车的时速超过了100 公里/ 小时,那是当时赛车速度的极限,之前从未有人超越。兄弟俩赢得了一场又一场的比赛,也促进了公司发展。

  但是,在1903年“巴黎- 马德里”的比赛中,一场严重的事故夺去了马塞尔雷诺31岁的生命。雷诺三兄弟的铁三角就此不复存在。路易雷诺开始对赛车产生恐惧,在他哥哥遇难之后,他再也没有亲自参加过任何汽车赛事。对于从小朝夕相伴并一直在事业上无私扶植他的哥哥,路易雷诺充满了歉疚。

  雷诺的另一个哥哥费尔南德,也一直致力于公司的相关业务,后来,费尔南德全身心开拓雷诺汽车的海外市场,在纽约和东京设立了代表处,还在俄罗斯建立了两家工厂。费尔南德的努力最终确立了雷诺在全世界的销售网络。

  雷诺成立之初的一个转折点是生产出租车,据说雷诺出租车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巴黎保卫战中扮演过重要的角色。1905 年,雷诺接到了第一份来自出租公司的大订单,两年之后,雷诺的出租车占据了英国和法国的大街小巷,伦敦、巴黎、纽约,甚至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雷诺的出租车随处可见。在之后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气势汹汹的德军一路杀至巴黎,先头部队离巴黎圣母院仅25 公里。法军拼死才将德军挡在巴黎郊区。为了击退德军,解围巴黎,法军需要火速将12000 名士兵送往前线,而当时又没有足够的运输工具。情急之下,巴黎军区司令加列尼将军召集了600 辆雷诺出租车为他运送士兵,巴黎的出租车司机们在国难临头之时丝毫没有退缩,他们冒着炮火将士兵送到了前线,最后帮助法军取得巴黎保卫战的胜利。

  雷诺公司经的第一次大发展出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以后,战争使雷诺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兵工厂。战争结束后,公司又进行农业机械和重型柴油汽车的生产。停战后的1919年,雷诺公司已成为法国最主要的私人公司,汽车产品系列齐全,柴油机技术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同时,雷诺还开发其它业务:生产卡车、全系列商用车、拖拉机、有轨机动车、以及飞机。

  二战爆发后法国被德国占领期间,路易雷诺保持了企业的正常运行,履行了德军订单,为德国军队提供大量坦克、飞机发动机和其他武器。因此,比昂古工厂成为1942年英军轰炸的第一个目标。在战争期间,雷诺在比昂古的工厂一半设施被毁,几乎毁于一旦。二战结束后,雷诺重建工厂,工厂恢复生产。路易雷诺被关进监狱,并于1944年10月24日这位法国的第一代汽车元老逝世。1945年,戴高乐将军颁布法令,没收了路易雷诺的所有资产,并将企业收归国有。

  二战爆发前,雷诺在法国、比利时和英国拥有多家工厂,属于完全的私有化,在法国,它甚至是资本主义的象征。二战结束后,1945年,戴高乐将军颁布法令,没收了路易雷诺的所有资产,并将企业收归国有。从此雷诺作为国有企业,进入了一个全新发展时期。

  1955 年,皮埃尔德雷福斯接替了皮埃尔乐佛舍,开始了他在雷诺掌权的20 年。直至1975 年,他投入了全部精力向公众证明:国营企业与私有企业拥有同样的竞争力,并能获得同样的成功。1968 年,红色的革命热潮从东到西,席卷了法国。“ 五月风暴”中的法国工人和学生在一种极度自由的状态下进行着理想主义式的革命。各个工会组举行大规模罢工;六七十万人上街游行,矛头直指象征着现行制度的戴高乐,以至于整个法国陷入瘫痪。在这场运动中,国营的雷诺公司成了工人的大本营。狂热的革命者高举着毛主席的照片,把雷诺比昂古工厂拥挤得水泄不通。但那一年的雷诺并没有停止前进的步伐,全年汽车产量达到83 万5 千台,其中有24万8 千台车出口到国外;勒芒赛场上的雷诺战车也取得了胜利。到了80 年代,雷诺经历了快速发展时期,产量超过200 万辆。但是,产品的快速更新、雄心勃勃的项目,以及强大的企业文化,都无法使雷诺避免工业危机。1984 年,雷诺债务高达570 亿法郎,企业濒临破产边缘。雷诺的官方年鉴上这样解读这一局面: “造成这种颓势的唯一原因就是,国有化。”

  1992年5月,路易施伟泽成为雷诺第八任总裁。他为雷诺私营化做着准备工作。1994,法国政府向公众出售了雷诺48% 的股份。1996 年5月13 日,雷诺将6% 的股份再次向公众出售。自1945年国有后,雷诺再次成为真正的私营企业。从此,雷诺结束了“民族产物”的时代。

  路易施伟泽为雷诺打开了新的视野。雷诺汽车公司在1999年先后兼并韩国三星汽车公司和罗马尼亚达契亚汽车公司,并和日产汽车公司结为战略联盟,形成雷诺日产汽车集团。2003年,雷诺和日产两家公司共销售汽车535.7万辆(其中日产销量为296.8万辆,雷诺为238.9万辆),占全球市场份额的9.3%(雷诺为4.1%,日产为5.2%),雷诺日产集团排在通用、丰田福特之后成为全球第四大汽车制造商。作为一个私营企业,一个全新的雷诺开始奔向充满光明的未来。

  从2005 年开始,卡洛斯戈恩就任雷诺公司总裁兼CEO,同时他还继续担任日产公司CEO。作为这两家公司的CEO,卡洛斯戈恩的日程之繁忙不亚于任何一位国家元首一年里的40% 的时间在日本度过;40% 的时间留在法国;剩余20% 的时间呢?他要呆在在美国的办公室里。

  卡洛斯戈恩黎这位黎巴嫩人的后裔出生在巴西,法国籍,凭借着在雷诺成功削减200亿法郎开支,获得“成本杀手”美誉;又成功地把几乎陷入死亡漩涡的日产汽车变成世界上利润率最高的汽车制造商。现今汽车世界的权力排行榜上,他的排名牢牢占据着前几名的位置。人们对卡洛斯戈恩个人魅力的兴趣,甚至超过了雷诺- 日产联盟本身。评论者甚至说: “如果卡洛斯戈恩愿意担任福特或者通用汽车的CEO,那家公司的市值将立刻因此增加一百亿美元。”可见这位管理者有多么炙手可热。人们对卡洛斯戈恩迷一样的经营哲学抱有极大的兴趣,因为,既然他可以用一年的时间使日产起死回生;用三年令陷入谷底的日本商业世界重新恢复信心。

  1977年7月14日,雷诺RS 01赛车首次出现在英国银石赛道上,开始了雷诺参与F1运动的冒险历程。当时配备了涡轮发动机的雷诺F1赛车也给F1带来了一场革命,也促进了F1规则的变革。1989年,雷诺以引擎供应商的身份重返赛场后,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使用雷诺引擎的威廉姆斯和贝纳通赛车,包揽了从1992~1997的所有制造商冠军。

  2002年雷诺收购了贝纳通车队,从此开始了雷诺线征程。而从此,雷诺的那一抹蓝,也深深印在一代车迷心中。2003年,布里亚托利力排众议启用年轻的西班牙人阿隆索,这个年轻人的表现和他的长下巴一样令人难忘。借助着雷诺发动机的稳定可靠和个人的优良技术,04年,阿隆索就获得了自己首个分站赛冠军,而05年06年两年连续获得年终总冠军,也结束了舒马赫连续五年的辉煌历程。

  2009 年的F1 很像卡夫卡的小说,其中,最让人感慨的就是雷诺、迈凯轮和法拉利这些传统强队的一蹶不振。尤其是雷诺车队,三年来持续滑坡,目前只能在第二梯队里苦苦挣扎,这简直伤透了雷诺车迷的心。眼下算看不到希望了,但别忘了,有句话说得好?“永远不要低估一颗冠军的心”。

  ©2002-2018 北京智德典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爱卡汽车) 版权所有.电话

  1){this.pOpts.RollIsRun=false;var e=this;var c=e.pOpts;var b=e.pOpts.rootNode;e.pOpts.preBefor=e.pOpts.page.pre;if(c.page.pre1){this.pOpts.RollIsRun=false;var f=this;var c=f.pOpts;var b=f.pOpts.rootNode;f.pOpts.preBefor=f.pOpts.page.pre;if(c.page.pre>

  1){this.pOpts.RollIsRun=false;var f=this;var c=f.pOpts;var b=f.pOpts.rootNode;f.pOpts.preBefor=f.pOpts.page.pre;if(c.page.pre=c.page.count){var a=1;var e=c.page.count-1;if(typeof f.opts.nextCallBefore==function){f.opts.nextCallBefore(a,f.pOpts.page.count,f.pOpts.preBefor)}b.appendChild(b.children[0]);b.style.left=-+parseInt(c.iListWidth)*(c.page.count-2)+px;f.G({Element:b,Time:1000,Attr:left,Value:parseInt(-+parseInt(c.iListWidth)*(c.page.count-1)),Animation:f.opts.easing,CallBack:function(){try{var g=0;while(e--){g++;b.appendChild(b.children[0]);if(f.pOpts.page.count==2){b.style.left=0px}else{b.style.left=-parseInt(c.iListWidth*(e))+px}}}catch(h){}f.pOpts.page.pre=1;if(typeof f.opts.nextCallBack==function){f.opts.nextCallBack(f.pOpts.page.pre,f.pOpts.page.count,f.pOpts.preBefor)}f.pOpts.RollIsRun=true}})}else{var a=c.page.pre+1;if(typeof f.opts.nextCallBefore==function){f.opts.nextCallBefore(a,f.pOpts.page.count,f.pOpts.preBefor)}f.G({Element:b,Time:1000,Attr:left,Value:(-parseInt(c.iListWidth)*(c.page.pre)),Animation:f.opts.easing,CallBack:function(){f.pOpts.page.pre=c.page.pre+1;if(typeof f.opts.nextCallBack==function){f.opts.nextCallBack(f.pOpts.page.pre,f.pOpts.page.count,f.pOpts.preBefor)}f.pOpts.RollIsRun=true}})}}},goTo:function(b){var a=this;this.clearG(function(){if(a.pOpts.RollIsRunparseInt(a.pOpts.page.count)>

  =c.page.count){var a=1;var e=c.page.count-1;if(typeof f.opts.nextCallBefore==function){f.opts.nextCallBefore(a,f.pOpts.page.count,f.pOpts.preBefor)}b.appendChild(b.children[0]);b.style.left=-+parseInt(c.iListWidth)*(c.page.count-2)+px;f.G({Element:b,Time:1000,Attr:left,Value:parseInt(-+parseInt(c.iListWidth)*(c.page.count-1)),Animation:f.opts.easing,CallBack:function(){try{var g=0;while(e--){g++;b.appendChild(b.children[0]);if(f.pOpts.page.count==2){b.style.left=0px}else{b.style.left=-parseInt(c.iListWidth*(e))+px}}}catch(h){}f.pOpts.page.pre=1;if(typeof f.opts.nextCallBack==function){f.opts.nextCallBack(f.pOpts.page.pre,f.pOpts.page.count,f.pOpts.preBefor)}f.pOpts.RollIsRun=true}})}else{var a=c.page.pre+1;if(typeof f.opts.nextCallBefore==function){f.opts.nextCallBefore(a,f.pOpts.page.count,f.pOpts.preBefor)}f.G({Element:b,Time:1000,Attr:left,Value:(-parseInt(c.iListWidth)*(c.page.pre)),Animation:f.opts.easing,CallBack:function(){f.pOpts.page.pre=c.page.pre+1;if(typeof f.opts.nextCallBack==function){f.opts.nextCallBack(f.pOpts.page.pre,f.pOpts.page.count,f.pOpts.preBefor)}f.pOpts.RollIsRun=true}})}}},goTo:function(b){var a=this;this.clearG(function(){if(a.pOpts.RollIsRunparseInt(a.pOpts.page.count)1){a.pOpts.RollIsRun=false;var g=a.pOpts;var e=a.pOpts.rootNode;var h=g.page.count;var f=h;a.pOpts.preBefor=a.pOpts.page.pre;var c=parseInt(b);if(typeof a.opts.goToCallBefore==function){a.opts.goToCallBefore(c,a.pOpts.page.count,a.pOpts.preBefor)}a.G({Element:e,Time:1000,Attr:left,Value:(-parseInt(g.iListWidth)*(b-1)),Animation:a.opts.easing,CallBack:function(){a.pOpts.page.pre=parseInt(b);if(typeof a.opts.goToCallBack==function){a.opts.goToCallBack(a.pOpts.page.pre,a.pOpts.page.count,a.pOpts.preBefor)}a.pOpts.RollIsRun=true;a.setPlayInterrupt(false)}});return true}else{return false}})},setPlayInterrupt:function(a){this.pOpts.playInterrupt=a},getPlayInterrupt:function(){return this.pOpts.playInterrupt},getPage:function(){return this.pOpts.page},play:function(){if(this.pOpts.isPlay&&parseInt(this.pOpts.page.count)>

  1){a.pOpts.RollIsRun=false;var g=a.pOpts;var e=a.pOpts.rootNode;var h=g.page.count;var f=h;a.pOpts.preBefor=a.pOpts.page.pre;var c=parseInt(b);if(typeof a.opts.goToCallBefore==function){a.opts.goToCallBefore(c,a.pOpts.page.count,a.pOpts.preBefor)}a.G({Element:e,Time:1000,Attr:left,Value:(-parseInt(g.iListWidth)*(b-1)),Animation:a.opts.easing,CallBack:function(){a.pOpts.page.pre=parseInt(b);if(typeof a.opts.goToCallBack==function){a.opts.goToCallBack(a.pOpts.page.pre,a.pOpts.page.count,a.pOpts.preBefor)}a.pOpts.RollIsRun=true;a.setPlayInterrupt(false)}});return true}else{return false}})},setPlayInterrupt:function(a){this.pOpts.playInterrupt=a},getPlayInterrupt:function(){return this.pOpts.playInterrupt},getPage:function(){return this.pOpts.page},play:function(){if(this.pOpts.isPlay&&parseInt(this.pOpts.page.count)1){this.pOpts.isPlay=false;var a=this;a.pOpts.intervals.push(setInterval(function(){a.next()},a.opts.IntervalForPlay));if(typeof a.opts.playCallback==function){a.opts.playCallback(a.pOpts.page.pre,a.pOpts.page.count,a.pOpts.preBefor)}}},stop:function(){var a=this;(function(){for(var b in a.pOpts.intervals){clearInterval(a.pOpts.intervals[b])}})();a.pOpts.length=0;if(typeof a.opts.stopCallback==function){a.opts.stopCallback(a.pOpts.page.pre,a.pOpts.page.count,a.pOpts.preBefor)}this.pOpts.isPlay=true},getPlayState:function(){return !this.pOpts.isPlay},getBeforPage:function(){return _this.pOpts.preBefor},getRollIsRun:function(){return this.pOpts.RollIsRun},T:{Quad:{easeInQuad:function(e,f,a,h,g){return h*(f/=g)*f+a},easeOutQuad:function(e,f,a,h,g){return -h*(f/=g)*(f-2)+a},easeInOutQuad:function(e,f,a,h,g){if((f/=g/2)